文文烤鸡翅

下班前和朋友MSN聊着天,突然很想吃烤鸡翅,于是抬头环望四周,寻找同好者,不料空气十分凝重,大家都是一副放弃晚饭拼命加班的样子。虽然我很KY(KY=空気が読めない,日本人称不懂得察言观色的人为KY),但是还是没说出口。
 
想打IP电话(我们公司全部都是IP电话。。。强吧,呵呵)给同公司别的部门的MM,不料电脑上的小人头高挂免战牌,看来也不大好打扰。
 
结果只有一个人偷偷溜回家。。。把手机的通讯簿翻了个遍,没找到合适的人。。。sai。。。其实也有很多自信是随叫随到的人,可惜都在大洋的彼岸。。。终于懂得什么叫望洋兴叹了。
 
但是还是想吃。觉得一个人去店里吃也怪孤单的,就上了超市买了原料,回家自己动手做。…en…做饭,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过真的好吃!而且好便宜啊,298日元7个,我一下子买了21个,umum…
 
其实,人生还是很美好的 。。。

最近是不是有些玩过火了?

最近好像有些玩过火了。基本每个周末都会去玩,聚会,泡温泉,聚会,再泡温泉。。。
前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太宅男了,应该多出去走走,多社交社交。于是。。。
 
不过有朋友的感觉真不错,一起玩也很开心。只是心中的那个缺口似乎并没有得到多少愈合。果然是不同的东西,相互没法替代的。
 
感觉最近认识的女孩子都很优秀。希望自己能够好好把握,也希望自己不要伤害到别人。
 

Blog心情

常常会觉得写出来没有人看,于是就没有动笔。
 
我仍然没有真正领会写Blog的心情。Blog的精神究竟是自我展示,还是感情的宣泄?
 
如果是自我展示,那么没有掌声和鲜花的表演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如果是感情的宣泄,就有如同于在地上挖一个坟墓,将自己的七情六欲倾倒于其中,在将其掩埋,填平。或许有朝一日会有盗墓者的出现,或许没有。
 
或者,Blog心情本就无所谓有,无所谓无?书写者与阅读者的心情本不相同,体会也各种各样。就如一条潺潺的溪水,有人在里面钓鱼,有人在里面抓虾;有人淘米,有人洗衣,也有人洗马桶。
 
当不知道如何去做的时候,选择直面,选择诚实,选择坦白。

留下,只因为我爱它

“你为什么选择了这份工作?”,科长问我。
“因为这是我的爱好。”,我回答。
“你为什么选择了做软件工程师?”,我问我的同事。
“因为这是我的爱好。”,同事回答。
“那么多人回国了,你为什么不走?”,另外一个同事问我。
“因为我觉得我还没有给我自己一个交待。”,我如是回答。
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人生。无论是去是留,都无是非好坏之分。做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因为:This is my story.

短暂的休息

自3月1日靠港以来,已经过了25天了。虽说当时谁都没有奢望能够休息那么久,不过现实有时还是能够超过预期的。我指的是正方向,你知道的。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好运的。船上的几个有职位的人,最近可是忙得不可开交。虽说是回到了自己出航的地方,入港手续可一点儿不比其他的港口少。况且我们的船只还需要改造:我们需要更为有效的帆。船上的食品和饮用水也需要补给了。
 
前两天我们的国王接见了我们的新船长,并发给我们足够的货币用来购置所需物品。感谢我们伟大的国王。
 
听说我们的王国正在修建一个新的港口给我们用,因为我们的老港口已经难以抵抗恶劣天气的打击了。这无疑又是一个好消息,让人充满期望。不过船长坚持我们必须先回老港和其他的舰只会合,待新港完工后再靠过去。其实我更愿意留在现在这个临时港,直到新港完工,毕竟之前的航行使得大家都很疲惫,靠来靠去得太麻烦。不过船长非常坚决,所以看来只好起航去老港了。
 
看来我们的休假,就这样结束了。下一次的休假不知道还会不会来……

水手精神

经过14个月的流浪漂泊,我们这支孤零零的探险队,在环绕了世界一周之后,满载而归。
 
谁也不知道这次我们可以停靠多久。然而,大家仍然是十分的兴奋,阔别已久的笑容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
 
14个月里,我们穿越了3大洋。
14个月里,我们无数次被恶劣的天气逼回港湾,又无数次毅然地出航。
14个月里,我们数次迷失方向,被围困于茫茫大洋之上。
14个月里,船上几乎天天都闹着瘟疫和饥荒。
 
但是,我们活下来了。而且不仅仅是这样。我们将我们的故事也一起带了回来,希望能够带给人们幸福与力量。
 
14个月里,我们见到了世界的各色风光。
14个月里,我们树立了自己的理想。
14个月里,我们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14个月里,我们得到了人们的赞赏。
 
我想,不久之后我们将会再一次地起航。因为我们依然拥有梦想。
前途漫漫,我们知道,每一次的出航都有可能无法归航。
但即使是这样,我们依然要杨帆,依然要起锚出港。
因为我们是水手,大海就是我们的沙场。

美女和宇宙

如果有一幅美女的画和一幅宇宙天体的画,二者选一,我会选择后者。
 
每当我看到来自遥远星河的光亮时,就会莫名的感动,这种感动的强烈,可以使我暂时忘却其他许多的感觉,包括对美女的本能反应。
 
但是,如果有一位美女和一块陨石,我会选择美女,而不是陨石。
 
我仍然还只是一个俗人。

炒冰

记得第一次看到炒冰时,觉得很不可思议。本来遇热就会熔化的冰,居然可以放在铁锅里炒,真是说不出得妙。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又陆续看到了在水中燃烧的火,在欢笑中的眼泪,在破灭中的新生。
 
我向往光明,我不遗余力地奔向光明,却发现身后的黑影越拉越长。
 
我渴望幸福,我毫无顾忌地追求幸福,却发现丢弃得越来越多,孤寂得越来越深。
 
我迷失过,我挣扎过,我背叛过,却发现了更多前进的理由。
 
如果没有黑影驱策,我就失去了奔向光明的理由。
 
如果没有孤寂锻炼,我就失去了品尝幸福的能力。
 
生命也许本就是一个由零到零的过程,然而正是因为非零的存在,才使得这个由零到零的过程得以解释。

写给25岁的自己

东京时间2006年1月29日1时,我将第二次穿越生命的起点,进入我人生的第三圈。
在我人生的第一圈,我离开了乡村,进入了城市;
在我人生的第二圈,我离开了祖国,来到了海外;
在我人生的第三圈,我将有何作为呢?
 
也许,
我会找到一个我爱并且爱我的人,和我同行,从而告别单身,承担家庭的责任。
 
也许,
我会在事业上得到自己的一片天地,自由翱翔,从而实现梦想,贡献公众社会。
 
也许,
我会面对前所未有的困难,满目萧然,感极而悲,郁郁不可终日。
 
但无论前路会遇见什么,我都将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轻言放弃,不要迷失前进的方向。
 
我坚信,我的第三圈将会更为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