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写代码的日子(二十六)

也许是公司的创始人荒川和镰田认为ALP的失败是他们的过于冒进的投资决策给社员带来了麻烦,又或许是本着对员工负责的态度,在荒川先生死后荒川的家人主动捐出了一部分股份,将其变卖支持公司的运营。

除了释放更多的资金,公司也全力压缩人力成本之外的成本,并且想一些其它的方法获得收入。比如,因为技术中心的楼原来是宝马的大楼,地面上地下都有很大的停车空间。之前公司将这些地方改造为篮球场和乒乓球场,现在又改了回来,出租给旁边公司的员工作为停车场,来回笼一些资金。

产品方面,公司进一步开拓市场,将服务的客户范围拓展到诸如电子广告牌,电子书排版出版等新的领域。

但是所有这些努力在ALP所造成的数百亿损失面前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快速缩小企业规模,重新回到精英化经营才能过冬。

我被公司列入了精英的队伍,公司为我准备了一系列的培训。比如PMP(国际项目管理)课程、创新课程、管理课程、企业经营课程等等。

并且,我被调回NFLC的开发团队,准备接手课长的职务。不过这个时候NFLC团队的课长已经不是原来那位“老糊涂”,而是另外一位,专门来在我能够接手之前,代职的“傀儡”课长。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的是,2011年3月11日下午,日本东海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李氏9级地震。公司所在的海滨幕张的震级在6到7之间。这次地震虽然波峰震级很高,但是能量衰减较快,房屋受损的情况并不是很严重。但是,就如大家知道的,福岛核电站“漏油”了。

发生地震的时候,我正在技术中心13楼的办公室与课长谈话。我们感觉到楼板开始晃动,很快反应过来是地震了。但是地震在日本十分普遍,我们也是见怪不怪了,所以大家只是停下手头的工作,扶着眼前的桌子。

然而,晃动并没有如同往常那样很快结束。相反,楼板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地平线在窗户外起起伏伏。甚至,我能从位于办公室中央的位置上,透过窗户看到篮球场上的白线。

这不是一场普通的地震。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大家表情都变得紧张。但是并没有混乱。

“请大家藏到桌子底下。”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应该是灾害委员。在日本,每个课或者部都会有灾害小队,由社员轮流担当。小队里有明确的分工,有的负责引导,有的负责抢救,有的负责灭火,等等。定期还会有灾害演习。

所以,这样的命令我并不是第一次听到,但是这次是真的。

我迅速地藏进了桌子底下。桌子是全钢板的,很结实。

然而,很快桌子也开始移动起来了。我只好跟着桌子跑,心里开始担心楼是不是会拦腰折断,并且是不是可以开始在手机上写点遗言了。

大地震发生的时候,会有一种十分诡异的声音。可能是建筑物当中钢筋和混凝土摩擦的声音,也可能是来自地球内部的声音。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这个声音开始变小了,桌子也慢慢停下不动了。

在确认楼面确实不再晃动之后,我从桌子下探出了脑袋。此时楼里面的灾害警报已经响起,灾害小队的引导员在示意大家原地保持不动之后,去取了安装在墙上的应急物品,举起了小旗,打开紧急出口,引导大家按顺序撤离。

在沿着逃生楼梯下楼的过程当中,听到后面的人说,墙这里有裂缝,那里有裂缝。我没有抬头看,只是一心下楼。

很快,所有人集中到了地面停车场改造的篮球场。我打开手机,发现还有信号,能上网,也能看地上波(日本的非智能手机可以直接收看数字电视,称为One Seg,就是只接收数字电波当中一部分的信号解码播放。原理和交错编码的png类似)。放心了不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