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写代码的日子(十九)

在SDK开发维护工作交接给南京之后,我们将精力集中在了项目上面。

之前也提到过,日本(东京)的电视节目,免费的只有7个台。更为准确地来说的话,这是指通过电视天线可以直接接收的,由东京电视塔发出信号的台。也就是模拟信号时代就有的台。后来电视信号数字化,这些台也就原样转为数字信号(日语称为地上数字波,简称“地digi”,即地上digital的意思),仍然是由电视塔直接发送信号。只不过,数字信号的载波波长要远小于模拟信号,穿墙绕射能力差,所以不再是电视机自己的天线接收,而一般是由装在房顶的天线接收,再通过同轴电缆传送到电视。

除此之外,还有通过卫星传送的数字电视。常见的,有BS卫星传送的,称为BS的一波频道;还有CS卫星传送的,称为CS的一波频道。这些频道都是收费的。实际运用上,也同样是由装在房顶的天线接收,然后通过同轴电缆传送到电视。但是信号是加密的。在日本出售的数字电视机后面有一个插B-CAS卡的卡槽,卡的大小和国内的银行卡类似,里面有一块芯片记录权利状况。购买并将这张卡插入电视,就可以看BS/CS频道了。

由于BS/CS卫星在天空的方位角不太一样,且卫星通信的波长更小,一般房顶都会有三个天线:一个看上去比较传统的,类似蕨菜叶片的厘米波天线,这个是地上波的。还有两个小锅盖,各自朝向不同方位角的,这个就分别是BS和CS。三个天线出来的三路信号一般会进入一个混频器,合并在一路同轴电缆里传到电视。但也有房子墙上有分开的插口。我如果没记错,BS还是CS里面也包含对地上波的中继,而且没有加密,所以仅仅连接BS的那根线也是可以看地上波的,即使没有B-CAS卡。

一般消费者能够买到的B-CAS卡是红色的。而实际上还有别的颜色的卡,业务用的,可以免费收看很多节目。我在做开发的时候就是用的这种卡。

无论是地上波,还是BS/CS,都只提供普通的频道。所谓普通的频道是指,没有18禁的内容。虽然有些频道在深夜会有一些比较暧昧的内容,但是其实都还好。

但是日本是有成人频道的。要看这种频道,就需要买另外一个卫星电视,叫sky perfect,日语里简称skapa。它提供了几百个频道,包括比较新的电影大作,体育赛事的直播,以及18禁。

观看这个卫星电视是需要买单独的接收器,也就是天线+机顶盒的。一般来说,有两种方式获得这些设备。第一种方式是购买skapa的套装,包括一定时长的包月,就会免费借给你一套设备;第二种就是到电器商店去买。

正是因为这样的节目是付费的,所以有很多用户想要把它存储起来。所以,skapa的机顶盒一般都会自带录像功能。

但是,由于skapa的机顶盒一般是出借的模式,所以内置硬盘对于skapa来说就是一项很大的开支。硬盘既贵又不牢固,经常容易坏,因此时不时需要去更换。

这时有一个人从skapa跳槽到了我们公司做营业,在了解了DLNA之后,就向skapa推荐,用DLNA的方式,将节目通过网络直接录制到NAS。这样就可以将硬盘从机顶盒当中剥离出去,解决这个问题。

而日本的几家电器大厂,比如索尼、松下、先锋,以及一些PC周边厂家,如IO DATA、Bufflo,他们都对这个方案很感兴趣。因为这同样可以使得他们的产品不再需要根据不同的信号搭载不同的tunner(调谐器),而只要一个网口就可以实现各种视频源的录制。

大厂们一般都有自己的DLNA团队。所以我们首先担当了skapa机顶盒端的DLNA实现工作。事实上,因为机顶盒是片源提供方,所以其它机器都需要和它进行对接,也就是这个方案的核心。

老实说这个项目做得很苦。skapa为了节省开支,将机顶盒外包给一家名为HUMAX的韩国厂商。所以这个项目结构上就成为了委托方和委托方的合作开发,中间夹着一个需求方。况且还有语言上的问题。

有意思的是,公司的法务突然提出让外国人(我)参与这样的项目是不是会有问题,因为有18禁的内容。这种内容是要在普通包月的基础上单独收费的,所以在技术上是最难的,需要在DLNA的基础上作协议的扩展。也就是说,不可避免地要接触到。而且公司觉得,在办公室堂而皇之地播放这些内容似乎也不合适。

但是显然没有人比我更合适。所以后来我们决定使用假的18禁内容,就是节目其实是新闻播报,但是元数据(属性)是18禁。但是机顶盒的输入只能是电视信号,并不是播个mp4就OK的,所以我们甚至从电视台借来了一套小型的电视信号发生器,将事先录制好的特制视频转成地上波数字信号,再用机顶盒接收录制。

机器是借来了,但是没有任何说明书。我只能依赖谷歌,从广播电视系统的最基本开始学起,了解了MPEG-TS混流,信号调制等多个视频信号制作环节的知识。这个过程,我学到了很多。

但是由于与韩国方面的软件部门沟通不畅(中间夹了一个不懂软件开发的skapa),项目质量一直稳定不下来。最后skapa跑到韩国去臭骂了一顿HUMAX,HUMAX当然把锅往我们身上甩,skapa就让他们来东京,两家合一起解决问题。于是,HUMAX在东京初台附近借了一套民宅,来了十来个工程师在里面工作。当然,我也得陪着。

我们那个八面玲珑的课长,虽然是老糊涂,但是有他极为可爱的一面。HUMAX刚来的时候气势汹汹,正值我回国探亲之际。老课长为了保证我的假期,自己坐到初台的小黑屋里当“人质”。当然,他是解决不了任何技术问题的,所以他给我发了封信,说他会安抚HUMAX的情绪,不必担心,让我休好假再过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