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写代码的日子(二十)

当然,我也识相地缩短了我的休假,提前赶到了初台。

那是一间从车站还要步行20多分钟,隐藏在十分冷清的居民楼里面的2室1厅1厨1卫的房子。

10多个男人歪七扭八地趴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键盘。房间虽然有窗,但是因为离开旁边的房子很近,所以很昏暗。

而我的老科长,正趴在桌子上打瞌睡。看到我来了,他露出了十分兴奋的表情,说:“我们的超级Engineer来了”

我对他说“真的辛苦您了”

“也只有这种时候需要我”,老科长轻声回答到。“接下来拜托你了。有什么需要,比如送饭什么的,打电话给我”

“谢谢,您回去好好休息吧。这里我会搞定的”。

就这样,我完成了与老科长的交接。后来我才知道,他一直呆在这里,没回过家。

对方其实也是一个课长带了一群工程师。课长并不很了解细节,全听下面的人汇报。而下面的人,当然是甩锅甩锅再甩锅。

老实说我也早预想会是这样,而且我知道相对于日本,韩国民风要彪悍一些。所以我也就和他们的工程师正面刚,一个锅一个锅地甩回去。

很快,他们的课长发现这样搞不行,对我开始客气了很多。

“现在不是扯皮的时候,我们把问题解决了吧。”

我说到。

“我们这个是嵌入式软件,设计的时候就不支持多线程。这是写到文档里的,白纸黑字。你们的UI调用下来,要做线程的同步。否则就是现在这样。”

其实就是那么简单的问题。只是对方工程师死活不认,一定要这样正面对决才能解决。

趣事也是有的。(也许并不好笑)首先,10多个大老爷们在一屋呆了几天之后的后果就是,厕所基本进不去了。于是他们又从韩国调来一个测试,女的。由于他们在屋子里公然放着18禁调试,这个女生就一个人坐在厨房。我也没看到她做什么工作上的事情,就见她时不时打扫厕所了。

后来,项目搞定了,他们请我们吃饭。韩国烤肉。这个女孩子就非常主动地帮我们所有人烤,自己一块都没吃。

这时我就觉得,韩国的男尊女卑,看来远比日本严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