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写代码的日子(二十三)

当时ACCESS的业务套路就是,任何嵌入式设备,如果触网了(搭载wifi模块了),那么如果有屏幕或者可以接屏幕,那基本上总是要上网的。上网,就需要浏览器,那么我们就可以将NetFront浏览器移植上去。

另外一方面,不管是不是有屏幕,只要有wifi,想要串流媒体的,不管传入还是传出,那么你就需要DLNA,那么我们可以讲NetFront Living Connect移植上去。

随着设备搭载wifi变得原来越普遍,来ACCESS商谈的企业和项目也越来越多。即使像索尼这样的企业,虽然它内部有一个DLNA团队,也慢慢应付不了那么多的项目了。于是,无论是cybershot,还是handycam,亦或是cocoon(索尼的录像机品牌),都来找我们了。

如此多的项目不仅对人员产生了巨大压力,对管理也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公司进行了大规模的扩招,包括从南京吸收越来越多的人员。很快,公司从400多人膨胀到1400多人。水道桥已经坐不下了,公司在海滨幕张,也就是每年开东京游戏展的地方,从宝马手里面买了一栋办公楼,将所有技术人员搬迁到那里,冠名技术中心。

而水道桥只保留商务和行政功能。

小张上班的路,突然近了很多。

其实这个时候的ACCESS,还有一个及其具有野心的项目在秘密开发:ACCESS Linux Platform,简称ALP。

早在2005年,ACCESS便已经嗅到智能手机时代的味道。这时候的ACCESS垄断了日本几乎所有传统手机的浏览器市场,并且创造了一种独特的手机互联网模式,i-mode,股票市值高达每股5、60万日元。

组里的老员工,包括我的老课长、老专家、以及一名专门负责单元测试的员工,都在那个时候一夜暴富。那个负责单元测试的员工,仅仅出售了手上1、2百股的股票,就在东京大田区买了房子结了婚。

也正是因为这样,ACCESS才以200多亿日元全现金的方式,收购了palm source,一家随着PDA时代谢幕而离场的公司。

但是后来证明,这是一笔因为年轻而付出的巨大代价。具体到收购过程我没有亲历并不知道,只是听说palm source幕后与摩托罗拉携手,摩托罗拉佯装也要收购palm source,于是与ACCESS形成竞拍关系,将收购价一路抬高,并且要使用全现金的方式。

最后,在ACCESS竞拍胜出之后,palm source将大部分核心人员都转移到了摩托罗拉,而ACCESS只得到了一堆没有完整文档的操作系统代码。

性格倔强的ACCESS社长,决定用人海战术来啃这块硬骨头。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时的摩托罗拉已经开始死亡,将人员又转手卖给了谷歌。

谷歌的android是否是这个时候开始开发的,没有确证。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谷歌2008年底开源释放了第一个android版本的时候,ALP的员工在其代码里找到了许多,与从palm source收购来的代码一模一样的地方。

谷歌的android不仅抢占了市场,其开源策略使得ACCESS为ALP投资的数百亿日元资产没有了任何回收的希望。

2009年10月23日,ACCESS的社长荒川亨死于胰腺癌,享年50岁。这是我在日本首次参加葬礼,也是迄今为止的唯一一次。

在葬礼上我望着他的遗照想,也许他当时和我说那样的话的时候,已经知道自己的病情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